自认为不被理解的将逝之人


写在再一次在 QQ 上把自己创建的群解散和退出了所有的群以后。

在这之前,我也已经把我在 Bilibili 的视频和文章投稿全部删除掉了,本来打算用上一篇文章作为最后的结语的,但是 Bilibili 因为你懂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是不适宜的原因把我的文章锁定编辑了。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那这两个行为之间有什么关系呢?我不知道。

所以我还在坚持些什么呢?

这个地方(相对来说)应该比较自由,所以我能稍微放开手脚多说几句。

天真如我一直以为呢,能够遵从自己的心意自由的表达自己的想法是一件相当重要的事。大概是我之前一直在“标榜言论自由”的西方社交平台上活跃的缘故吧。(笑)

即使后来到了 QQ/Bilibili 这种充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场所,我也很想努力的保持上面的那点呢。于是在我没有把我在 Bilibili 的视频和文章投稿全部删除之前,你能看到最多的就是我在某个投稿不通过以后把系统消息截图下来发一条动态,就像上面那张图那样。

我想在我脑壳里的多少立方厘米里留下应该是我自己的思想,因为我害怕如果我开始以能够通过某个毫无章法,模糊不清的“审核标准”为目的的话,也许我会逐渐忘记正常的表达方式是什么了。也许我开始搭建和运行那些现在只有我一个人自嗨的各种服务的原因,也是因为害怕大家都变成那个样子。(虽然各位看起来毫不担心的样子喔……)

那这是在试图引起注意还是只是在逃避?

说的就是我隔一阵子就会因为主要是觉得没人搭理的原因退掉某些群又会在不久之后想加回去这种事。

或者是在自己的群里发现除了早安晚安之类的寒暄就没有别的话题的时候就会心灰意冷想要解散的事,偶尔就付诸实施了。

也许只是觉得眼不见心不烦吧,虽然没多久就会又感到孤单就是了。

四分五裂的我

大概指的就是现实和网络上的这种近乎割裂的状态吧,虽然网络上的我也自己切开成了好几块就是了。但这应该是我自己选择的路,没什么好抱怨的。

欲求不满的我

应该说的就是我在群聊中的状态。

典型的就是大家聊的火热的时候,要是没有人回复我说的话,大概就会开始怀疑自己了吧。也适用于我在自说自话的时候。

我在害怕些什么呢……也许是无人回应造成的孤单吧。但是看到其他人都有各自的聊天对象,一句接一句的时候,好像又有一点嫉妒升起来了。

虽然我很介意别人在我面前强调他/她自己的弱势,但是我也经常干这种令我自己讨厌的事情呢,是不是我也没资格介意那样的人了呢?

也许是我的偏见吧,同样是不知道的地方,比起默默的忽略更想明确的表达出不知道。反对的意见也应该与可能具有建设性的其他建议提出来这个样子……我果然还是个欲求不满的家伙呢。

如果终将逝去……

那么,从外面望去的我自己,会是什么以一种什么样子开始崩解的呢?

现在还不知道呢。


于是又熬了一夜呢,那就先晚安(或者早安)了。

还有什么别的问题的话也可以在下面的评论里来问,在不十分涉及隐私的情况下尽管 AMA(Ask me anyting) 吧。

分类

,

标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