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故事 - 序



那是什么……

Foo 写于 2021-05-21

我和我的故事 - 序



那是什么……

Foo 写于 2021-05-21

TL;DR

以我目前借用的形象创作的故事,虽然咱是第一次直接写故事来着……

我的 SharePoint 上是最新的更改,这边大概会几天同步一次。

那么就开始了。


“今天就先做到这里吧。”

我在键盘上敲下几个按键,把今天完成的工作提交出去。然后背靠在椅子上。

“咚咚”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我于是从书桌前起身前去打开门。

“您好,这里有您的信。” 原来是邮递员啊。

现在大家好像经常写电子邮件的样子,实体的信件越来越少见了。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我从邮递员手中接过了那封信。

“辛苦您来这么偏僻的地方跑一趟了。”

“啊没事,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嘛。不过话说回来,您也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啊。“

“啊哈……“对于邮递员的调侃,我只能报以苦笑。

“对了,我过几天就要调离这里了,上面计划把这边的邮局撤销掉了。“

“啊这样啊……“

“这是离这里最近的另一个邮局的地址,我有拜托我的同事们把以后寄到这边的邮件先存放在他们那里。”

“嗯,谢谢。这段日子受你照顾了。”

我再次向他表示感谢,然后挥手告别。

忘了自我介绍了。

我的名字嘛……除了签署文件以外,我已经很少再用起它了。这里我还是用我在网络上的自称 “Foo” 吧。

我的工作是编写软件,这样的工作在家中也能完成,只要定期提交代码、参加视频会议和
在报表中汇报自己的工作状况就好了。所以除了在视频会议里解释不清楚的问题以外,我已经很少去城内的公司办公室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我越来越难和陌生人开口讲话了。往往是构思了好久的话还是说不出口。
就算讲了出来,往往也很容易被忽略。于是虽然没什么关联,我还是搬到了城外。
不过这里的居民也逐渐搬到城市里居住了,于是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了。

“虽然现在这里的基础设施还算正常,但既然邮局要撤销了,其他的也估计是早晚的问题了吧,我是不是该考虑搬家了?”

我只是不喜欢城市那副死气沉沉的感觉而已,也厌倦了每天都挂着虚伪的笑容隐藏着自己的不快。

我端详着刚刚收到的信。

说实话,我已经好几年没有收到纸质的信件了。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里,大家都习惯发送电子邮件了。
就连合同和表格这种文件也能用电子填写和数字签名解决了。

于是,摸着充满历史厚重感的纸张的时候,我的内心中莫名充满了一种欣慰的感觉。直到我看到正面的时候……

寄件人的部分是一片空白。

“等等,这样的信根本就不可能寄出来吧。”我不小心喊了出来。还好我周围没有人,才不会显得如此尴尬。

接下来,我打开了信封,从信封中取出信纸。

这封信写在一张黑色的信纸上,上面还画着一些我看不懂的符号。

“这……该不会是谁搞的恶作剧吧……”,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开始阅读信件的内容。信上只有一句话。

请你到这个位置上来。

下面是一张地图的一部分,用图钉记号钉住的位置,好像是这附近的森林里。

“请你……”

正在阅读这封信的我一瞬间眼前一黑……

当我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我发觉自己身处在一片森林之中,手上还拿着刚刚正在看的那封信。

“我这是怎么了……”

我把手伸向口袋。还好,我带着手机,这里似乎也有信号。于是我打开手机上的地图确定自己的位置。

加上手机定位可能会有的偏差以后,我现在就站在那封信标记的地址上。但是我对走到这里的过程却完全没有印象。

“你来了啊……”

在我冥思苦想我为什么会这样来到这里的时候,耳畔传来一阵硕大的声音。

被声音吓到的我开始四处查看,希望能发现声音的来源。但是没有发现,我的四周除了我以外,只有一棵棵沉默的大树。

“你是谁?”我对着森林的前方喊道。

“啊,你没看到我啊。那等我一下。”

那个声音说完这句话以后,我的眼前就被一股白光笼罩。等光芒逐渐消失的时候,我的眼前
出现了两个黑色的柱子。仔细一看,那看起来好像是一双像是人类的脚?

我的脑中霎时一片空白,大概没有人经历过这样的状况吧。

“会不会吓到你了啊,然而我现在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请你再稍等一下吧。”

我的上方再次传来了那种声音。但是,在听到那句话以后,我所有的不安感都消失了。

或者说我所有的感觉都消失了,我就这么呆呆的站在那里。

那黑色的柱子首先向下落了下来,啊其实是她蹲下来了啊。

此时我才注意到那大到能覆盖天空的脸,我突然觉得有些熟悉……那张脸和我自己竟然那么像。除了深红的眼眸和那对看起来不像人类的耳朵以外。

紧接着,空中又落下了……啊,是她伸出了她的手指。那每一根手指都差不多有五层楼房那么高,就这样,我被她捏了起来,放到了她的左手上。

“虽然是照着自己创造的,但是这么小的时候还真是好可爱啊……”

从我被放到她的手上以后,她说话的声音便轻了许多。她是在担心会把我吹飞么……

等等那个照着自己创造的是什么意思啊……神经逐渐大条的我现在才想到这个问题。

但是她仿佛是读到了我的想法一样。

“就字面的意思啊,你是我比照我自己创造出来的。“

这怎么可能……我开始搜索我脑海中最早的记忆。

“不要浪费时间了,你的记忆中有一部分是我设定的哦。“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一样,她突然对我这么讲。

“不然,就只能请你停下来了呢……“

在她说出这句话以后,我再一次头脑一空,目光呆滞的站在她的手掌上。

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会一次次的无法控制我自己的身体?在我再一次从一片空白中恢复过来以后,恐惧开始涌上我的心头。

我开始整理我之前失去自主意识前的全部瞬间。

“请你到这个位置上来。“

“请你等一下。“

“请你停下来……“

难道……

“没错,你会完全服从我以“请你”开始的任何指示,这也是我设定的。你现在应该接受这一事实了吧。“

虽然曾经听过这种像是催眠一般能让人绝对服从的方法,可它真切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我……

“那么,要开始了哟~“

她伸出了右手的食指,从那里再一次发出了把我淹没的光束。

“既然我是她创造出来的,那我……“

结果是我自己选择了放弃思考,任由她摆弄我的身体和意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躺在自己的床上,周围一片寂静。

我拿起我手边的闹钟确认现在的时间,8时34分。

所以那是一场梦么……这么想的我打开了我卧室的门,一如既往。

看来我真是做了一场奇怪的梦啊……稍稍安慰下来了的我去打开家门,想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

“你醒了啊。“那张像极了自己又巨大无比的脸就在我的面前,温和又坚定的打破了我的幻想。